27.7K

当前位置: 商业文化杂志 >> 杂志栏目 >> 中外商道 >> 正文
正文
滥用贸易制裁对美国商业文化的负面影响(2014.10 上)
作者:彭永春 | 来源:商业文化杂志 | 编辑:李艳革 | 更新时间:2014-10-1 10:11:58 【字体: 字体颜色

 

 

  文化是国家软实力的象征,商业文化的贯彻是国家经济长盛的保障。美国以全球商业领袖自居,但近年来在与他国的贸易中,美国却频繁采用违反游戏规则的贸易制裁手段,美国的商业精神、商业诚信、商业伦理和商业道德由此受到质疑。在贸易制裁过程中我国有必要学会中国式的应对,以便增强我们的实力。


  美国三权分立的民主理念和倡导公平交易的商业文化,使世人将美国的商业模式视为楷模,从理论而言该模式代表了正义、平等、互惠和竞争,此乃为主导世界贸易大方向的理想标杆。然而,当今的美国对外贸易常有与其推崇的商业精神格格不入的不和谐音,其中最突出的就是频繁采用贸易制裁。


  贸易制裁渊源


  美国贸易制裁行为主要源于两个方面。一是针对技术和知识产权的侵权行为,二是针对不合理的价格竞争机制。针对第一方面的法律文本渊源是美国的“337条款”(Article337)和“301条款”(Article 301)。337条款主要针对企业和个人违背知识产权的制裁依据,其取名源自于美国《1930年关税法》(The 1930 U.S.Tariff Law)第337节,之后美国不断对该条款加以修正与发展。对现行337条款架构与运作影响最大的是:《19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法》(Omnibus Trade and Competition Act)和《1995年乌拉圭回合协议法》(U ruguay Round Ag reement Act),337条款现被汇编在《美国法典》(United States Code,U.S.)第19编1337节。该条款的主要内容是:“如果任何进口行为存在不公平竞争方法或者不公平做法(主要指侵犯美国版权、专利权、商标权和实用新型设计方案等知识产权),可能对美国产业造成抑制。ITC可以应美国国内企业的申请进行调查”。美国政府授权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对进口贸易的不公平行为拥有调查权,并可禁止相关产品进入美国市场。337条款调查的特点是时间短,被诉方收到申诉书20日之内,提交答辩意见或提出反诉对查证申请在10日内予以回应;15天内备齐所有的生产经营和技术文件;收到限制令后10日内予以回应。但其审理程序复杂,首先ITC指派行政法官负责立案、查证、审理、审议,然后ITC进行复议和终裁,国外企业常常受阻于应对时间不足、应诉费用过重、异地证据难搜取等项内容上,一旦ITC证实某个企业违背该条款原则,马上会采取制裁措施针对被诉企业发出停止令、排除令或没收令,美国企业藉此达到阻止竞争者进入美国市场的目的。301条款中的“特别301条款”是针对国家层面违背知识产权行为的制裁依据,其的取名源自《1974年贸易法》(TradeAct of 1974)第301节。随后的《1979年贸易协定法》(Trade Agreements Act of 1979)、《1984年贸易与关税法》(Tradeand Tariff Act of 1984)和《19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法》对其进行了拓展。主要内容为:确定那些拒绝为知识产权提供足够保护的国家。保障美国的知识产权在国外得到有效的保护,保障受知识产权保护的美国人能公平有效地准入国外市场。不能对此作出保障的国家将被美国视为”重点国家”,美国将以调查,磋商和制裁方式使其改变原有法律、政策和制度,而制裁措施主要为终止贸易优惠政策、增收关税和进口限制等。针对第二方面美国主要动用反倾销(Anti - dumping)、反补贴(Counter vailing / Anti - subsidy)和保障措施(Safeguards)三种救济措施。美国的反倾销法规源于多个法律文本,主要有:《1979年贸易协定法》、《1984年贸易与关税法》、《19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法》、《1994年乌拉圭回合协议法》以及商务部反倾销税条例等。反倾销调查受到美国商务部和ITC的双重管辖,反倾销调查不指派行政法官立案调查,由经济、法律和产业领域的专业人士成立调查组对相关案件展开调查:判断进口产品是否以低于正常值的价格销售,进口产品是否对美国国内产业造成损害,倾销和损害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反倾销调查的取证和决断深受主观因素影响:如何界定正常和非正常贸易,特别是出口商和进口商之间有关联关系和补偿协定的情况,是否算低价倾销如何对正常价值和出口价值进行公平合理比较,各个国家销售条件(运输、保险、包装、信用、仓储和佣金等)不同。税收存在差异,汇率波动不一,不同的商业环境缺乏统一的可比标的。反倾销调查的制裁措施是缴纳反倾销税并签署价格承诺,征收的税赋比率强度不一,依照损害程度而定,但足以达到清洗竞争对手、保护本国企业利益的目的。


  美国在1984年就确定了不对“非市场经济国家”(Non market economy country)征收反补贴税。反补贴税的重大修改源自2004年美国国会议员英格利希(Phil English)与戴维斯(Artur Davis)等人提出的H.R.3716法案。提出“非市场经济国家”同样适用反补贴法,2005年的美国众议院通过的《美国贸易权利执行法案》(the U.S.Trade Rights Enforcement Act)和《2007年非市场经济贸易补救法案》(Nonmarket Economy Trade Remedy Act of 2007)进一步对反补贴法作了补充。美国商务部和ITC通过对国外出口企业商品征收反补贴税,抵消其所享受的贴补额,增加进口商品成本,来保障国内同类企业的生产销售利润。


  保障措施的立法源自《1934年美国贸易协定法》(Trade Agreements Act of 1934)、《1951年美国贸易协定延长法》(Trade Agreements Extension Act of 1951)、《1962年美国贸易协定延长法》、《1974年美国贸易法》和《19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法》及此后的政策法规调整。保障措施内容为某一产业如果受到突然大量增加的进口产品的冲击,给美国造成严重损害或严重损害威胁时。ITC可以对此类进口商品实行临时性进13限制。制裁手段是增加关税、实施非关税措施或两者并用来限制进口。以保护国内产业免受国外产品冲击。


  美国贸易制裁对商业文化的负面影响


  近年来美国频繁动用贸易制裁手段。1986年12月29日美国发起第一起针对中国的337调查,到1993年,才发起第二起调查,以后逐年增多。2002年以后,中国成为遭受337调查最多的国家,截至2006年8月,涉案55起,其中既包括中国出口企业直接被诉的案件,也包括中国为被调查原产地国的案件。调查波及同行和上下游产品。对整个行业造成影响并给直接涉案企业造成巨大损失。反倾销调查范围更为广泛。一是经济高速增长的国家和地区,如中国、中国台湾、韩国、加拿大等;二是经济转型国家。如中国和俄罗斯。1995年至2005年上半年,美国向前十位对象国和地区(中、日、韩、中国台北、印度、南非、加拿大、印尼、德国、墨西哥和俄罗斯)发起反倾销调查的数量占美国发起反倾销调查总数的61%,向前三位对象国(中、日、韩)发起反倾销调查的数量占美国发起反倾销调查总数的31.6%。达到四分之一以上。贸易制裁在短期内给美国企业带来了可观的利润,据美国媒体报道,由于轮胎特保案导致中国输美轮胎受阻,美国低价轮胎价格最近急剧上涨,涨幅已达到10%至28%。贸易制裁在短期内给美国企业带来巨大实惠,但同时它也给美国商业文化带来了不可忽视的负面影响。


  (一)商业精神的丧失


  美国商业精神的核心是优胜劣汰、公平竞争,它使商业存在、使贸易活跃、使社会进步、使国家强大。可是一旦这种商业精神开始沦为弱肉强食或商业垄断,其强势就会缺乏后劲,终将被新生力量取代。当今的美国就走在了违背这种商业精神之路上,美国以公平贸易为名,对其认为不公平的贸易往来采用贸易壁垒,执行不公平的贸易制裁,遭到很多国家的抗议和抵制。2002年7月。印度向世贸组织控告美国制定的纺织品和服装原产地规定对国际贸易造成了。限制性、扭曲和分裂性的效果”。2006年4月,泰国向世贸组织控告美国对其对虾进口连续启动银行100%保证金和反倾销制裁。执行双重的贸易保护措施。


  2008年9月。中国就美国对中国标准钢管、矩形钢管、复合编织袋和非公路用轮胎采取的反补贴和反倾销措施的合法性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


  (二)商业诚信的降低


  诚信是商业贸易的灵魂,是商业永续发展的根本。外贸交易不可避免会有各种摩擦的产生,正维权是合理和必要的,但如果维权过度,则沦为霸权行为。会丧失商业的诚信。美国将贸易制裁常规化,无视游戏规则,是不守诺言的体现。例如中国加入WTO后,已满足了获得美国普惠制待遇的所有法律条件,但美国一直没有给中国普惠制待遇。在农业、钢铁和纺织业、成衣制造等领域仍然存在市场壁垒,并动辄采取反倾销和反补贴压制正常的贸易。


  美国还常常以维护国家安全的名义对国内外商直接投资(FDIJ施加压力和限制,阻止外国企业在美国进行公司并购。这些举措打击了WT0成员国对美国商业环境所持的信心,美国的这些行为严重削弱了其在多边贸易体系中的诚信度。


  (三)商业伦理的沦陷


  商业是一个包含各方面利益的平衡体——企业、股东、政府、合作伙伴和员工之间权益的平衡,任何一方都是商业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商业文明应该既要将蛋糕做大,又要力争多赢。美国式的商业目标很简单,那就是股东利益最大化,把一个复杂的平衡关系简单化,从而忽略了其他应该考虑的关系。在贸易过程中,商业伦理的问题体现在参与各方的财富分配上。在外贸产业链中,进口企业和出口企业的利益分配就极不平衡。例如,在中国生产一个芭比娃娃,美国公司获得20美元的利润,中国企业只有35美分的利润。其他行业(鞋子、衬衫和玩具等)莫不演绎着这样的财富分配故事。美国的贸易伙伴不仅利润微薄,而且还要承担从国外引进生产设备的高额费用,承受环境恶化的后果,出口企业员工陷入超时工作、缺少基本保障,职业病泛滥等窘境之中,出口国不时还得背负“倾销”恶名。这是一个严重失衡的商业生态链。


  (四)商业道德的缺失


  追求正义,塑造公正的法治环境。全球的财力、人力和物力自然会滚滚而来,美国要做世界商业领袖。就应该缔造这种软实力,而不是商业掠夺。多年来美国一贯号称美元是世界最稳定的硬通货,美国具有最稳定的汇率,购买美元及其国债是最安全的投资品种。世界众多国家把辛苦多年累积的外汇购买了美国的国债和美元,以求货币的保值和增值。但是始于2007年8月的这场次贷与金融大危机,让投资国财富大为缩水。众所周之,危机源自于美国金融长期疏于监管。金融与经济体系不透明以及长期独揽国际金融话语权。但是美国却将之归罪于”人民币汇率被低估”和“全球经济失衡”。美国不仅在话语上推卸责任,而且在行动上不负责任。美国政府救援措施传递的不是商业领袖的引领精神,而是发出了陪同牺牲的信号,其以振兴经济为名,采取大量印钞和量化宽松政策,往市场注入大量现金,致使美元贬值,这种行为不仅冲抵了美国的外债。


  而且削弱了债权国的实力。再如1997年东南亚国家遭遇危机时。美国为东南亚各国开出的处方:紧缩经济、让银行倒闭,并极力向他们推销自由市场经济,强调市场机制的功能和作用,轻视国家干预在经济和社会发展进程中的重要性。而面对同样的金融危机时美国政府的作法却截然不同。多次出手干预金融市场,救市资金高达7000亿美元,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当初给韩国、印度尼西亚和泰国的经济援助只有350亿美元,不少接受经济援助的国家还不得不接受美国等西方国家开出的严苛条件,以牺牲经济发展为代价获得宝贵的资金支持。同为金融危机,美国奉行的是双重金融标准,其善于抓住每次危机,使利益最大化,损失最小化的行为模式彰显。


  我国应对美国贸易制裁的策略


  了解美国商业文化的内涵,目的不是为了谴责,而是要走出美国贸易制裁阴影,学会采取积极应对手段,增强我国的经济实力。中国是贸易出口大国,贸易顺差大国,避免贸易保护,避免贸易战,维持良好贸易环境,和谐稳定发展是我们的贸易宗旨。针对美国式的商业文化,我们应该积极探索中国式的对应之路。中国文化推崇中庸之道,在贸易争端中如果倡导一味退让,小不忍则乱大谋的思路则容易助长嚣张气焰,引发其他国家跟进实施贸易制裁的潘多拉盒子打开;如果倡导以牙还牙似地快意报复则容易陷入消耗性的贸易战中,这对产业结构还不完善,就业形势依旧严峻,出口仍为经济发展动力的我国不利;如果倡导本国经济休克疗法,关停并转低端产业机构,向高端领域发展,加快行业的整合,催生实力强大的企业,增强企业的竞争力,那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长期战略,不符合当今的国情,当前我国还处于工业化中期阶段,国内人口众多。解决就业短期内依旧是国内的主要问题,低端产业是就业市场的生力军。在贸易争端中我们应该摒弃任何的极端化行为,理性地运用好有理有利有节的策略。


  在维持中美总体贸易和谐的基础上,学会贸易制裁规避和反制裁技巧是必要的。规避制裁需要相关企业对国际贸易的相关法案进行系统学习与了解;充分发挥行业协会在指导企业应诉,建立合理费用分摊机制,增加企业谈判筹码,建立自主创新体系等方面的协调与整合作用,以便于防患于未然和及时应对。对霸权式制裁要迅速作出反制措施,意在明确告知对方我方的容忍底线。当然反制措施要有一定的震慑作用。针对这次的轮胎特保案,我国采取了对美国轮胎和鸡肉进行反制裁,其功效有限,因为美国出口中国的轮胎本身就不多,鸡肉贸易向来就不平等,美国早有应对方案。在中关贸易中,美国最关注和担心的是大豆和棉花,这是要害所在,虽然我国政府以大豆和棉花作为代价来换取棉纺织业和其他产业对美国的出口市场,但是对美进口大豆和棉花进行适度制裁,更容易触动美国利益集团的神经。


  在贸易摩擦中,我国也应该学会和掌握美国的先进策略。美国贸易制裁的始作俑者往往是国会和各行业协会,它们扮演反面角色,挑起纷争,而美国政府则充当调解人,他们协同作战,恩威并施最终导致他国让步,政府、国会和行业多赢。而中国的作法恰好相反,常常是政府先行表态,遇到阻力后没有回旋余地,不利于事情的解决,不利于国家的形象。我们的企业协会和国家应该策略地学会唱双簧,在与他国政府的友好博弈中取得利益,这是美国人向我们展示的高超技巧。


  总之,贸易保护和制裁不可能成为商业文化的主流,现代社会的商业文明需要我们共同建立和维系一个公正合理的商业秩序,这是获得财富和繁荣的最佳路径。从长远利益来看,美国要学会维护跨越国界的“义”,现代商业义和利不是对立的两级,而是无限靠近,相互依存与互补的经济共同体。应从根本上去除商业欺骗、价格歧视、商业操纵等不道德行为。

 

 


                                            
  相关文章
商业文化杂志 © 2014-2015 版权所有  本站中文域名:商业文化杂志
法律总顾问彭勃律师  电话:8610-84177336  传真:8610-58565966 E-Mail:投稿邮箱
在线技术支持 QQ:1033708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