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K

当前位置: 商业文化杂志 >> 杂志栏目 >> 登坛论道 >> 正文
正文
论跨文化背景下世界商业文化传播(2016.6 中)
作者:杨海军 | 来源:商业文化杂志 | 编辑:李艳革 | 更新时间:2016-6-15 15:43:38 【字体: 字体颜色

 

 

  在人类历史长河中, 商人这一社会群体的出现, 对社会的发展、文明的进步起到积极的推进作用。作为商业文化的创造者和传播者, 商人在沟通人类贸易往来、引导消费、促进商业繁荣等方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商人在经商活动中所总结、提炼的商业精神以及他们所创造的商业繁荣, 共同构成世界商业文化发展史上的巨幅画卷。然而, 多年来学术界对商人在世界商业文化传播中的地位和作用没有充分进行研究,对中外商人的商业经营思想和商业经营理念也没有进行比较性的评判或总结, 对世界商业文化传播的历程也没有进行系统勾勒, 在世界商业文化跨文化传播领域, 这一问题国内学者多无涉及, 本文拟就这些问题试作阐述。


  商人在世界商业文化传播中的地位

 

  在不同文化背景的社会大舞台上, 商人们扮演着特定历史环境赋予的特殊角色, 享有着不同的社会地位。在西方商业社会里, 商人们可以堂堂正正经商、理直气壮赚钱; 而在东方封建专制统治下, 商人则畏畏缩缩做人、战战兢兢发财。


  在中国占代社会相当长一段时期, 商人被视为“ 无商不奸”、“ 惟利是图” 、“ 坑蒙拐骗”的“ 小人” , 在生活中许多人认为“ 七匠八妇九儒十丐, 后之者贱之也, 贱之者, 谓尤益于国也” , 不在其列的商人的地位自然更无从谈起。在“ 君子喻于义, 小人喻于利” 的道德标准下, 商人们所赚之钱也就成了“ 不义之财” , 他们不敢独自享用这些充满“ 铜臭味”的“ 身外之物” 。赚钱之后要么买官或寻找靠山, 使自己免遭杀身之祸; 要么广济博施,行善一方, 为家人获得“ 义”名。于是, 商人便不再是原来意义上的商人, 被异化成“ 官商” 、“ 侠商” 、“ 义商” 。


  1 9 世纪中叶, 当外国的军舰大炮打开中国大门, 洋货和洋人纷纷拥进中国市场的时候, “ 买办商人” 又应运而生… … 千百年来, 中国商人生活在权势的“ 阴影” 下和道德的“ 桎梏” 里,其地位并没有因为他们对社会所做出的贡献而有丝毫改变。


  2 0 世纪8 0 年代末期的中国, 经历了思想观念变革的人们对商人的认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对“ 让一部分人, 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 的提法欣然接受, 对“ 谁富谁光荣” 的口号不再持有异议, 而是去积极实践。在商品经济大潮的冲击下, 许多人纷纷投身商海。“ 十亿人民八亿商, 还有两亿待开张” , 这句带有调侃性质的顺口溜真实地反映了人们想过把商人瘾, 赚笔额外财的特殊心态。商人成为中国社会的“ 弄潮儿” , 是人们对商人的认识发生逆转性变化的重要标志。


  在西方商业经济较发达的国家, 商人的地位与他们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密切相关。


  早在原始社会解体和奴隶制国家形成时期, 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特殊的历史条件, 西方的一些早期奴隶制城邦或王国往往是靠工商业立国。在这种情况下, 商人不仅是国家疆域的开拓者、社会财富的敛聚者,而且作为一个特殊社会阶层,他们往往成为国家统治机构里重要的组成部分, 并在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西方商人俗称有三高, 即智商高、学历高、地位高。西方文化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商人与生俱来就担负着与东方商人不尽相同的历史使命,他们不仅能在经济领域内呼风唤雨, 而且能在政治生活中翻云覆雨, 甚至对国家的立法和外交都能产生巨大的影响。


  改革开放3 0 余年来, 中国社会正发生着日益深刻的变化,特别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及国际经济一体化的趋势加快,为中国商人施展才华走出国门提供了重要的机遇; 而中国丰富的资源、辽阔的市场又为外商构筑了一个掘金聚银、再现风采的舞台。


  中国商人要走出国门, 外国商人要闯进中国, 东西方商人的冲突、碰撞引起了传播的交流, 因此, 东西方商人的交往、交流以至于相互学习、取长补短也势在必行。市场没有国界,在2 1 世纪这个更为广阔的社会大舞台上, 中外商人都会运用他们的聪明才智、利用现代化高科技手段, 紧紧抓住新时代所带来的一切机遇, 创造出更为令人瞩目的业绩, 从而推动世界商业文化的创新发展。


  世界商业文化传播的历程

 

  商人是伴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社会分工的成熟以及随之而来的商品交换而出现的。这一时期, 大致是原始社会解体及奴隶社会初期。中外商人的诞生及商人阶层的形成经历大致相同。也就是从商人阶层诞生那天起, 他们就肩负着传播世界商业文化的重任。


  两河流域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大约在公元前3 1 0 0年至公元前2 7 0 0 年, 两河流域的农业、畜牧业和手工业均有发展, 商业发生, 商人逐渐出现。两河流域的苏美尔城邦的捷姆迭特· 那色时期的铭文上,称经商的商人或商业经纪人为“ 沙普一加里” 。随着贸易的频繁特别是远距离对外贸易的发展, 居间的职业商人成为一个特殊的社会阶层。两河流域称这种商人为“ 达木卡” , 意为国王和神庙的商业代理人。“ 达木卡” 不仅进行贸易, 而且还经营国家税收、兼放高利贷和经营土地, 他们手下还拥有一批专门帮助从事贸易活动的“ 零售商” , 称之为“ 沙玛兽” 。


  到古巴比伦王国时期, “ 达木卡” 的社会地位得到进一步提高, 已成为一个新兴的商业高利贷奴隶主阶层。古亚述王国时期, 通过大规模的对外侵略扩张, 势力曾达到地中海沿岸,古亚述的商人们通过军事远征,在小亚东部的卡尼斯等地进行殖民活动, 建立起自治的政治组织, 成为当地掌握国家政权的奴隶主统治阶级。


  随着地区间贸易交往的增多, 商人们活动的区域逐渐扩大, 于是在文明发源地及周围地区逐渐形成了最早的国际商业通道。两河流域之地也称之为美索不达米亚平原, 是连接与埃及、印度、伊朗、地中海沿岸等地进行区间贸易的陆上商业中心。这里通向外地主要有两条商业通道。一条是从幼发拉底河出发, 向西经叙利亚草原到地中海沿岸、经巴勒斯坦至埃及; 另一条是经底格里斯河到苏萨古城, 穿越伊朗高原到达印度河流域。这一时期,商人们进行贸易的海上通道也有两条。一条是从地中海沿岸的毕布勒向南地中海东岸到达埃及, 向西经塞浦路斯抵克里特岛再通往希腊大陆; 另一条是从波斯湾经阿拉伯海到印度河口, 或沿阿拉伯东部海岸经红海到埃及和蓬特。除了以上提到的商业通道外, 还有许多区域间的通道把东北非洲与西亚、爱琴海地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在古代, 商人个体的经商活动由于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在对外贸易中并不占据主导地位。伴随着商人活动而进行的往往是贸易和掠夺并存的军事商业远征。埃及第三王朝法老斯尼弗鲁时期, 曾派遣庞大的商队, 一次就从地中海沿岸的商业城邦腓尼基运回4 0 船雪松; 第五王朝法老萨胡拉也从西亚地区掠夺来熊、容器、橄榄油、琥珀等。埃及大臣胡福霍尔曾四次率领商队深入非洲腹地, 其中一次带了3 0 0 0 头驴驮运谷物、香料等到努比亚部落进行交换。两河流域的军事商业远征更具特色, 苏美尔史诗曾记载乌鲁克城统治者恩美尔格尔曾率商队兵临伊朗地区的阿拉特城下, 用粮食、牲畜换回了阿拉特城提供的金、银、铜、锡、玉石及建筑石材、木材等。


  这一时期, 军事商业远征虽然在商业活动中占据主导地位,但不同地区商人之间的贸易活动也越来越频繁。腓尼基商人、希腊商人、罗马商人、印度商人、阿拉伯商人、英国商人纷纷活跃在世界贸易通道上, 开始以不同的经营风格和鲜明的个性特征在经商活动中一展风采、备受世人瞩目。


  中国商人大致诞生于公元前2 0 世纪至公元前1 6 世纪的夏商时期。这一时期, 中国古代社会发生了农业、手工业与商业的分工, 随着商业的出现、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的发展,行商阶层开始出现。尧、舜、禹时代,“ 帝舜”在接受尧“ 禅位” 之前, 曾“ 贩于顿丘, 就时负夏” 。舜“ 顿丘买贵, 于是贩于顿丘, 传虚卖贱, 于是债于传虚, 以均救之” 。由史料记载可知, 舜成为中国买贱卖贵、从事商业活动的第一人。


  夏朝后期, 商人的祖先王亥率领商部落, 赶着牛羊到外部落进行交易, 外部落的人把他们称为“ 商人” 。王亥最后一次贸易是与黄河以北的有易氏。

 

 <  1  2  3  4  5   >  

                                            
                上一篇:发达国家消费发展之我鉴(2016.5 下)
                下一篇:论跨文化背景下世界商业文化传播(2016.6 中)
  相关文章
商业文化杂志 © 2014-2015 版权所有  本站中文域名:商业文化杂志
法律总顾问彭勃律师  电话:8610-84177336  传真:8610-58565966 E-Mail:投稿邮箱
在线技术支持 QQ:1033708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