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K

当前位置: 商业文化杂志 >> 杂志栏目 >> 登坛论道 >> 正文
正文
一带一路工程经济新方向(2016.8 下)
作者:周 密 | 来源:- | 编辑:王思涵 | 更新时间:2016-8-25 9:21:29 【字体: 字体颜色

 

 

   

  “一带一路”将带动中国的商品、产业和资本向沿线国家移动,随之形成了广阔的基础设施建设空间,可以为有意愿和有能力的对外工程承包企业突破平台期约束、实现成功转型升级提供重要的舞台。


  2016年,全球经济进入再平衡的第8个年头,依然未能重回上升通道。美国与其他发达经济体间货币政策的分化,以及发展中国家受压更大成为再平衡下一阶段的新特点。与习近平主席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相呼应,2014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阐述了中国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其中,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任务明确提出要重点实施“一带一路”战略。该战略作为通过创新打破地区封锁和利益藩篱的三大战略之首和唯一的涉外战略,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现有基础设施制约“一带一路”发展


  中国工程企业,在逐步确立自身全球地位的同时也受到业务发展“平台期”的更大约束。充分认识中国工程的发展状态,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探索新的空间和方向,无论对企业自身,还是“中国工程”的整体形象,都是值得思考的重要议题。


  漫长再平衡期基建资金缺口更大

 

    危机后全球经济再平衡挑战各国政府的智慧,危机爆发初期的政策协同有效降低了危机的冲击,但也大幅耗损了政府财力,使得在基础设施建设上资金缺口更大,严重制约了经济再平衡的进程。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被认为是世纪危机,各国政府协同采取的宽松货币和财政政策有效制止了经济的自由落体式下坠。作为政府政策措施的重要内容之一,积极的财政政策成为许多国家抵御危机的重要选项。美国推动下一代互联网建设,提出建造高速铁路;欧盟从共同农业政策预算中拿出50亿欧元重点支持能源和宽带网基础设施建设;沙特在五年内拿出5000亿美元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哈萨克斯坦也投资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已刺激经济复苏。一时间,中国以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做法得到广泛认同和借鉴。不过,由于许多国家的工程施工能力不强,而基础设施对资金持续保障的要求较高,各国政府的财力消耗较快,政府的负债规模迅速扩大,大幅降低了各国对危机冲击的抵御能力。


  事实上,多数国家确实从基础设施建设所创造的工程需求、就业和经济增长中受益,但危机的漫长历程超出各方预期,经济危机对各国政府都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欧洲国家受到的影响最为明显。


  对受冲击较大国家的资金救助、因危机扩大的失业人口社会保障需求的增加,以及部分国家因为信用问题而大幅提升的借债成本,使得欧洲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显得捉襟见肘。即便能够继续推动基础设施建设,也只能集中于投资额相对较低的部分地区的互联网升级等,而在铁路、公路、机场、港口等建设周期较长的基础建设上出现力量不足的现象。各国政府应对危机在前期的过大支出不仅挤占了后期政府可以使用的资源,也降低了政府收入增长的能力,财源不足使得基础建设投资难以持续。


  多数国家的基础设施发展水平相对较弱,无法满足经济产业结构调整的需求,对经济再平衡的进程形成严重制约。承接制造业转移的发展中国家和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发达经济体都面临着基础设施不足的制约。经济危机爆发前,各国基础设施适应了当时的国际经济合作模式。危机后,主要消费市场的萎缩和发展制造业的需求共同作用,要求各国通过改进基础设施以适应新的国际分工模式。


  美国政府提出的“再工业化”战略,希望能够使得美国经济重新获得制造业发展的支撑,以3D打印、大数据等为代表的制造业对通讯、交通等基础设施提出更高要求。发展中国家也希望能够在新的经济发展模式中确立自身的位置,在全球价值链上向更高端移动,也需要对其现有的基础设施改造升级。

 

 

“一带一路”建设中探索新的空间和方向


  现有基础设施制约“一带一路”发展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差别较大,而铁路、港口、通讯和工业等基础设施的不同更在相当大程度上制约了沿线国家经济发展的能力。


  作为远距离商品运输的重要方式,铁路在国际贸易中获得普遍认可。早在1990年9月,由兰新铁路、陇海铁路与哈萨克斯坦铁路就实现了接轨,成为第二欧亚大陆桥的主要通道。由于轨距不同,火车在跨越国境时需要把每节车厢吊起来更换转向架。货运列车的口岸换装成为制约货运物流效率的瓶颈,也可能增加装卸过程中的货物损伤风险。俄罗斯在周边推行宽轨标准的铁路,为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国组成的欧亚经济联盟奠定了硬件基础,但也给采用准轨标准的中国铁路与其对接造成较大麻烦。沿“一路一带”的东南亚国家也有采取窄轨标准,不利于中国铁路与其对接。据测算,由于需要换装,第二欧亚大陆桥货物通过铁路运输过关的时间甚至达到运输所需时间的两倍以上。时间成本和换装成本的增加,使得这条铁路运输线路难以发挥其优势,无法有效实现带动沿线国家发展的设想。


  “一带一路”中的海上丝绸之路无论在历史上还是现代,都是中国与欧洲等西方国家贸易交往的重要通道,现代集装箱技术更为海洋运输提供了快捷高效的运输方式。尽管海上丝绸之路上的深圳、新加坡等少数港口已通过现代化改造具备了较强的现代物流能力,但其他沿线重要港口的硬件基础设施依然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港口装运效率不高,港口辐射本国经济的能力不强,都在相当大程度上影响了沿线国家经济的发展。航运通路的不稳定还表现在包括马六甲海域、印度洋、亚丁湾等沿线海域的航路安全不足上,海盗对往来船只造成的威胁,加之美国因自身能源开发力度加大、军费缩减对中东地区的军事投入减少,也需要利益攸关方重新调整力量分布,努力实现更大的再平衡。

 

 

重点实施“一带一路”战略


  随着产业经济的发展和人民消费水平的提高,现代通讯对各国的意义更加重要。但是,“一带一路”沿线的很多国家的通讯水平依然较低,难以满足工业生产和生活消费的需求。通讯水平较低主要表现在三个层面:首先是通讯网络覆盖范围不大,受山区较多、地形地貌复杂的制约,很多国家的边远地区没有通讯覆盖。其次,即便在大城市有网络覆盖,许多国家的通讯网络标准较为落后,使用的多是早期的技术,在信号的连通效果、数据通路带宽和安全性上相对较差。第三,一些国家因为通讯网络建设前期投入大、排他性较强,行业服务提供者存在相对较为垄断的问题。缺乏必要的竞争,使得通讯资费居高不下,从而抑制了消费需求。信息社会中,通讯手段不足会造成各方发展的支撑存在较大差异,进一步拉大经济发展差距。

 

 <  1  2   >  

                                            
                上一篇:商业文明推动城市建设(2016.8 下)
                下一篇:论跨文化背景下世界商业文化传播(2016.6 中)
  相关文章
商业文化杂志 © 2014-2015 版权所有  本站中文域名:商业文化杂志
法律总顾问彭勃律师  电话:8610-84177336  传真:8610-58565966 E-Mail:投稿邮箱
在线技术支持 QQ:1033708316